祝福

本文最后更新于:October 3, 2021 pm

本文应写于2021/9/15-9/30留校住宿期间,算是当时萦绕在我心头挥之不去的一个Mood吧。

生活中总有些物件无法忘却。即使实体抹去,其记忆仍然存在。
初恋送过我一个钥匙坠。并不贵重,也就二三十元。不知名的合金为芯,外刷仿古铜色的油漆。除了挂钩和钥匙环外,还有一个笼中之鸟的可动挂饰,和一小块格格不入的“学霸”吊牌。另外还有一个附赠的黄铜小筒,内藏了一枚小刀片。防水、坚固,正如我对求生所想。
原物件如此
这枚钥匙如同一个印鉴,在我与她“忠实”的爱情史上印下一个个渐渐变淡的印记,见证着每次我们的争吵在互相心上留下一道又一道伤痕(当然,也可能只是我一厢情愿——谁又知道呢?),直到她的音容笑貌成为残缺的断音,如正吞没天空的十一日帝国早餐桌上的蛤蜊汤融化在我心上。
如今,两人已不再有太多的联系,但这枚钥匙坠仍然安静的躺在我桌上,回忆着某段不愿言说的过往。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我爱上了学校门口一元一个的福袋。回首现在的盲盒电商,总觉得有点搞笑——在我们那个小县城,大概十几年前就有了吧。
福袋中大多是一些零碎的小玩具、小文具,很多时候连那一元也不值得。但运气好的话,也能捡到宝——一个全金属的发条小车。
车身是甲壳虫外观,绿色车壳、白色车窗,车体上有许多无规律的装饰花纹。以我幼时的英语水平尚不知意思为何(我也从来没有注意过)。车身中空,内里除了发条机构的空间还有很大一块空余。当时天真的我觉得这里可以做一个小小宝库,于是扭开两枚固定螺丝,装入了一枚当年发行的一元硬币,和一个小纸条:“小小礼物送给你!”,期待着多年以后,我从桌子上无意捡起,打开底板,能再度发现自己的童心。
但它的下场就没有上一个那么安宁了——也许是时间使然。年龄一点点长大,童心一点点退去,我桌上有着相似来历的小玩具们越来越少。知道某一天,在家母又一次不耐烦的催促我“整理桌面”后,我取出了那枚硬币,然后将外观尚且崭新的小车扔进了垃圾桶。
也许人总要长大,也许我失去了本心。不论如何,它安详的消失在了城市垃圾桶中,只留下一点记忆的碎片。


或留存,或消失。不论如何,这些东西总归在我平凡的生活中划过一点痕迹,以将自己区别于广阔的繁星点点的生活的夜空。我称它们为”祝福“(Blessing),只希望它们与回忆是生活对我的祝福,伴我独行于没有方向的夜中。

手写转电子版的时候刚好听到了Calli的新歌,也挺适合这篇文章写作时的心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