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移到了Fedora

本文最后更新于:July 27, 2021 pm

在每年一度的NTFS坏盘问题之后,我迁移到了Fedora。虽然对类Unix系统已经有所熟悉,GNOME桌面环境也很好的承载了过渡期压力,但Linux毕竟还是成不了我的主力。


我在折腾这方面从来都是个例外——永远碰上的都是最奇葩也最离谱的Bug和问题。

Cons

兼容性

在服务器端Fedora系可以说是一骑绝尘,但在桌面端真的是被人人diss的对象。本来Linux的软件支持就少的离谱,Fedora又是异类中的异类——我已经见到过不知多少App只打包了.deb格式的发行包而没有.rpm版本了。一切全部自己手动编译打包,效率低的离谱。

Bug

少之又少的可用App又是bug频出。Firefox在播放Bilibili视频时疯狂掉帧到不能看,正在写这篇文章的VNote弹出窗口莫名黑屏,ShadowSocksR安装后狂报429错误不能连接,Steam无故闪退……


解决这么多问题绝对是痛苦中的痛苦,但……也未必?

Pros

优秀的视觉体验

GNOME桌面在视觉体验的处理上不可谓不苦心。每一个微小的操作所伴随的恰到好处的视觉体验搭配上整体圆滚滚的UI语言总给人一种自己在戳果冻的手感,愉悦而软嫩Q弹,富有反馈感。搭配上明显更加舒适的字体渲染逻辑,我这几天的折腾里基本没有出现像处理Windows bug时头疼眼花的感觉。

激发兴趣

有些时候困难也是种礼物。由于GUI过于死板,我这几天一半的时间都在和Shell打交道。GNOME上的Shell精巧而不失功能性,让人即使在等Yum安装进度条走的时候也不会焦躁起来。带来的好处就是,这几天我基本将学过的Shell指令完全回顾了一遍,对Shell感觉也更亲切了。
少许折腾也能扩大不少知识面。比如我了解了Linux的字体缓存机制、RPM包的标准打包流程等等。

Bonus: 戒网瘾

开玩笑的,我宁愿在这里坐着看YouTube也不会去做作业的。
但使用Fedora确实在潜移默化的改变我的思维。由于应用的严重匮乏我放弃了很多占用大把时间的娱乐,转而专注起一些更加重要的事。比如我捡起了Thunderbird重新看起了RSS订阅用起了IRC,比如我现在在这里认认真真的写下了这篇将近千字符的感悟。
当然,不久后我还是会回归Windows。毕竟除了开发我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要做,除了Linux办不到的外,有很多Linux能办到的也同样是Windows更加高效实用。但这次体验意味着我以后一定不会完全放下Linux。我很有可能会把Fedora作为一个更加专业的开发、文书工作工作站,给Windows减轻一部分压力去做其他更加对稳定性要求更低的活。毕竟,各有所长。


总结

想要完全拥抱Linux绝对是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起码对于我这个没有时间也没有技术折腾的菜鸟来说。但这次体验还是有一定收获的:我知道了另外一种选择确实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