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老板是个白毛萌妹这件事

本文最后更新于:August 24, 2021 pm

“我”(不是我,真不是我)和Ro的日常。
我再也不写这了,不适合……

关于我的老板是个白毛萌妹这件事

我的老板是个白毛萌妹

“经过长时间的思索,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我是一个白毛萌妹。”
我的老板在工作群里如是说。


老板发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除了几个新招的同事发了几张滑稽问号.jpg外,其他人依然熟视无睹,继续交流着工作问题。
而我…用颤抖的手指按下了截图键。
公司用的聊天软件保密工作不错,截图会在群里留下一个公示信息。于是隔壁工位的客服墨影(女)伸过头来看了一眼,默默缩了回去;机房里的外援IT Lius(女装)从机房伸出头来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又缩了回去。
“?”
我保存完图片抬起头来,发现周围人都好像在瞄我又没在瞄我。
“不就是保存张她的图片…等她清醒的时候用来威胁她穿各种奇奇怪怪的cos服吗!”
以上话被我原样发到了公司匿名论坛里。发完我就开始假装工作实际偷瞄周围人。
于是我看到墨影边端起水杯边点了下鼠标然后喷了一地,瞄了眼我发现我好像在办公又把头扭回去开始以客服喷人的速度滚起键盘来。
一会,下面多了条回复:
“某两人关系都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还毫无自知之明呢→_→”
“?”

我的老板有点笨手笨脚

当我在公司官网上看到一篇通篇由颜文字和“米娜桑”“Kira☆!”堆成的“公告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美好的一天结束了。
我先是平心静气的去零食角取了一杯乌龙茶一块提拉米苏,吃完喝完,洗手,把桌子擦一遍,整理好桌面,关闭电脑上的所有无用程序,叹了口气。接着冲进后台撤下文章抄起一卷报告就冲进了老板玻璃隔断的小办公室。
老板并不在办公桌前,而是在角落的休闲椅上以一种极其不雅的姿势双脚架在钢化玻璃桌上喝着茶吃着布朗尼用沾上了油的手翻着一本Go语言书籍。
我惊叹于这孩子破坏气氛的能力。明明穿着洋装便服踩着低D白丝上着淡妆戴着猫耳头饰喝着英式红茶吃着特制布朗尼却能用比我节假日居家还“随意”的态度破坏着自己的可爱。
当然我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冲进她的办公室,看到她在角落,我就冲了过去,开始用卷成筒的报告敲她的头(当然是轻轻的)数落她那篇公告的种种不是。她也不甘示弱,两脚一蹬。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们先前说了,她脚放在钢化玻璃桌上,而桌子的支架是一个三棱台,并不稳。于是,茶杯和盘子在桌面的杠杆力下向上飞起,而她本人也因为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
“小心!”
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因为我的缘故而使老板受伤的话一是我铁定会卷铺盖走人二是这么可爱的孩子受伤我实在不忍心。当然我也想了不少。我进来的时候她是在喝茶而非啜饮,可见茶不会太烫,钢化玻璃有厚重的地毯垫着的话也有大概率不会破碎等等。
扑过去把她接住——很好,动作到位,动量尽量缓冲了;挡下茶水和蛋糕——很好,茶水比我想象中要凉,下次该提醒她少喝温茶;钢化玻璃板边缘掉在小腿肌肉上——没碎,而且不是很疼,完美。接下来只要睁眼……关心一……她……就好。
标准的地板咚姿势。她蜷在我身下,明澈的眼里含着一层淡淡的水雾,樱唇微微张开,颤抖着;手按着我的胸口,像是要推开我,但又没有用力,又像是在抓着衣服向下拉。我的表情凝固在前一秒,死鱼眼没有一点转动的迹象。
高速空转的思维没有停歇。糟糕,要过热了。
直到门外响起规律的喀哒声。OL墨影拿着平板推门而入:“老大,你看这个工……单……”
声音凝固了。
“啧”
良久,声音讪讪响起:“没事没事,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高跟鞋声渐行渐远。
我回过神来,发现她已经不知不觉把我的脸拉到了可以嗅到她鼻息的位置。她半眯上了眼,嘴唇的颤抖更明显了。
……
于是我像见了贞子一样跳起来冲出办公室门冲回了自己的工位。
那天余下的时间我在观望办公室动向和消消乐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