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Minecraft两张专辑后的真实 - 下

Last updated on May 10, 2022 pm

听下面这张专辑。如果你是一名资深Minecraft玩家的话,你对其中的曲子一定不陌生。

Nostalgia

Minecraft - Volume BetaC418对Minecraft作曲的一个部分集合,发布于(据Bandcamp)2013年11月9日。
与其说是这款游戏的原声带,不如说是对北欧式极简主义音乐的一支颂赞。
C418在每张专辑发布时都会在个人网站上写下一些创作感悟,这张专辑也不例外。本文是对作者感悟的完整翻译。
很多曲子与其说与游戏有关,不如说与作者的人生有关。听着这些悠远空灵的回响之余,也不妨了解一下这些作品背后的故事。

Volume Beta

这是近来最热门的电子游戏的第二张原声带。批评者喜欢将我专辑的风格和Erik Satie,Roedelius以及Brian Eno相比。Aphex Twin也有次说过我抄袭了他的风格。
大的区别是,这张专辑的曲调有些正向,有些却更加阴暗。其中的一些曲子甚至加入了打击乐,是第一张专辑中绝对的稀缺品,比如说“Taswell”或者“Aria Math”
里面的一些曲子非常长。
“Alpha”有10分钟长,“The End”则达到了15分钟。而且很多“创造模式”下的曲子都至少有8分钟长。
以及,这张专辑还包含了收藏品唱片,也就是游戏里你能找到的那些小黑胶。例外是Cat:你能在前一张专辑,Volume Alpha里找到。
“Ki”,和前一张专辑里的“Key”一样,是整张专辑的一个小序。但是这次,它没那么宁静而忧伤,而是晦暗的。
“Alpha”是过去的曲子的串烧。它是你“通关”Minecraft“的时候播放的,也算是对第一张专辑的曲子的纪念。
“Blind Spots”是第一首我带着“为Minecraft的‘创造模式’写一首独特的单曲”的目的创作的。我想要创造出一个没有多少突变但是一直在慢慢渐进的氛围,好像核心的曲调在不断的自我Remix一样。即将结束时,曲调变得十分感性,但很快又变回积极。世事总要曲终人散,但也许并不是人走茶凉。
“Moog City 2”是Volume Alpha的“Moog City”的重置版。这次我确实用上了Moog合成器,以及在创作这张专辑过程中买到的其他的合成器。[2]
“Biome Fest”是我在Volume Alpha付梓的时候创作的,但是我发觉游戏里好像没有地方放,直到“创造模式”算是“再入”了游戏的时候。这是少数几首我写的最喜欢的歌。我还是喜欢极简主义,只用几个音符来构造曲调,我觉得这首在这方面做的尤其好。
“Haunt Muskie”,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初音未来”的字符乱序。[3]不确定为什么要这么命名,总之随意了。这首歌让我非常怀旧,我不太期待除了我之外别人会喜欢它。然而,似乎它还挺流行的。有那么一个老的电子游戏,我当时很喜欢,大概是修复坏掉的过山车的一个小解密游戏。它的音乐不能说做的非常好,但是它所传达的情绪一直驻留于我的脑海。“Haunt Muskie”就来源于我记忆中那首曲调。
“Warmth”是在游戏的地狱,或者说游戏里叫“下界”里播放的。这首曲子试图传达的是,即使地狱也不一定全是坏事,也有好东西可以发掘。当然,那里环境还是很残酷的。
“Aria Math”整首歌都用钢鼓和老合成器拖着蹦蹦跳跳的反拍。[4]这也是创造模式里会有的歌。我写它来赞颂游戏里那些更加宏伟的创作。巨大的雕塑、整座城市、像素画、人物,都有游戏中的复原。这些杰作都令人叹为观止,也是我所意图象征的。不太确定我是否传达到了。
“Taswell”是我向一位相识不久但未能长留的朋友的告别。他的死讯令人很难接受,但是我不想为他的死亡而作此纪念,更多是因他生命中每一个快乐的时刻而无法忘记。
“Beginning 2”和Alpha里的“Beginning”一样,可能也是专辑的结束,可能也是开始。接下来的歌马上就要变换风格了,当然之前还有“The End”。[5]
“Dreiton”是对能写出像Zweitonegoismus[6]那张专辑的那时的我,那个尚不敢面对音乐简约的本质的我的致敬。那时的我依然对作曲热情满满,尝试着去用各种多样而出格的风格而创作。其实根本没有必要那么恐惧。而这首歌,整首歌8分钟基本上只有两段。我希望我达到了重复的意图而不失变化的趣味。就像其他“创造模式”的曲子一样,这首也是对游戏所发掘的创造力的赞颂。7分钟时,整首歌突然激起,而又慢慢淡去。有些时候创造不需有什么理由。有些时候你只需要去做。
“The End”是为了Minecraft中叫“末地”的、一片黑暗而宁静的、充满了恐怖的末影人的空间而作的,一首15分钟长的长调。哦对,还有条龙。因为末地是玩家最后“打通”游戏的地方,这首也用到了很多之前的曲调。如果你仔细听的话,你基本能从中听出整张Volume Alpha。节奏建构起来之后整首歌突然破碎,好像播放它的某种设备突然放不了了一样。最后你能听到某人修好了它,然后整首歌从头开始(起码在游戏里是这样的)。专辑里,我们继续,下一首是……
“Chirp”,之后就都是游戏里能找到的唱片了。最后还有……
“Intro“,一首更好的、向你告别的曲子。结束抑或是开始?
这张专辑于2013年年末发布,当时我正想去墨西哥开巡演。每次我想到这张专辑,我就会开始怀念墨西哥和它的生活与德国或加拿大的不同。现在我想通了:我觉得Volume Alpha是欧洲风格的赞颂,而Beta则是写给美洲和亚洲的。也许你听起来像是我在说胡话,但对我来说,这也算是一个个人的想法。
如果想听这张专辑的话,我在网页上嵌入了一个小播放器,不客气。[1]

  1. 原文如此。为了读者方便,本篇同样嵌入了Bandcamp的播放器。
  2. 见注释4。
  3. 原文如此,“Hatsune Miku”。字符乱序(Anagram)是对一个单词或者词组所含字母的重新排序而得到的新词。两词并未完全匹配,猜想是德语或者其他语言中音素所代表的字符得到的字符乱序。
  4. 原文为:“Aria Math” is a song full of Pan Drums and old synthesisers rhythmically dancing to ping pong delays.不太确定如何翻译,如此。
  5. 原文为:This album is now in the progress of changing tone rapidly, but not before going to “The End.” 无法理解此句。翻译如此,仅作参考。
  6. Zweitonegoismus是作者于2008年发布的一张专辑。

隐藏在Minecraft两张专辑后的真实 - 下
http://elfile4138.moe/2022/05/隐藏在Minecraft两张专辑后的真实-下/
Author
Matrew File
Posted on
May 10, 2022
Updated on
May 10, 2022
Licensed under